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 >  原创评论
《十三邀》——笨拙的发问者
发表时间:2019-07-31 16:22:02  来源:德阳文明网   责任编辑:孙巧

  周末看了一个对话访谈节目《十三邀》,连续看了5集,十分推荐。 

  节目很与众不同,单调又耐看,形式比较简单,就是一个叫许知远的知识分子,每集穿着黑/白衬衫,牛仔裤、皮鞋,顶着一个泡面头,带着非常堪忧的颜值与忧虑的表情,一遍遍向嘉宾们发问:这个时代真的好吗?人类是不是变得越来越庸俗? 

  这是一个喜欢活在过去,喜欢80年代的人,就如他在每一期开头念的那句话:我是一个不合时宜的作家,着迷世界的复杂性与个体之力量。 

  我很喜欢他不断发问和怀疑的精神。我们已经不缺商人、企业家、政治家,金融家。可我们总缺以更宏观视角来关心人类命运、社会发展的人。聪明人已经很多了,我们还需要一些笨拙的发问者。哪怕他有时过于迂腐,永远都像“保皇派”,对新事物保持极大的警惕与怀疑。但他又非常好奇这个时代的运作规律,所以他约谈马东、罗振宇,这些在商业上炙手可热的明星。他想知道他们这些精英们是怎么看待这个时代的。 

  对话马东,许知远问,大众文化是一个粗鄙化的过程吗?马东说,我们从来都没有精致过。社会只有5%的人有意愿去了解那些历史和文化,剩余95%的人只是在简单地活着。 

  你能看到的过去文化,也都是那5%的人留下的。人类从来没有精致化过。面对这个时代,许知远选择了怀疑和愤怒,马东选择了理解。马东还说了段意味深长的话,他望着许知远说,本质上我们都是一样的人,积极乐观的人是不懂悲凉的人的,我的底色是悲凉的,所以倒不如能干成一件快乐的事算一件吧。像马东这么聪明的人,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。奇葩说就是他理想与现实的折中点,他坦诚,里面的很多辩题都不再新鲜,这些问题都是以前探讨过无数遍的。可是为什么还要做,因为历史总是不断被遗忘,重来,又被遗忘,又重来。没有什么新鲜事可言。 

  和罗振宇对话的这一期,罗胖继续标榜自己商人的头衔,他说自己只需要对得起买自己产品的用户,其他的啥也管不了。许知远继续问,关于驱动力的话题。罗振宇说,有时他在后台看,买了经济学原理的用户,收货地址可能是某十八线小城的某某镇的汽车修理厂,如果不是逻辑思维他的推荐,这个人可能一辈子也不会买一本经济学的书。每当这时,他觉得自己每天坚持60秒语音这件事格外有意义。采访完后,罗振宇说,许知远是一个很好的对手。对手就是你们不必保持一致性,但是你们懂对方在说什么,在做什么。一个人站在顶峰,如果能望见对面山上也有人在,纵使两人不身在同一座山,也足够欣慰了。 

  诺兰这一期,许知远问,你身上有什么明显的缺陷吗?许知远是那种非常渴望问到嘉宾深层次人格的人。而诺兰思考了下,边喝茶边说,too much tea(言下之意,自己最大的缺点就是太爱喝茶了)许知远问诺兰,你最喜欢的作家是什么,回答说博尔赫斯。许知远开心地差点跳起来,说自己也非常喜欢博尔赫斯,采访结束的时候,他还说希望以后能有机会一起聊一聊博尔赫斯。诺兰说他不用手机和邮件,会把珍贵的时间留来思考。这也是艺术类工作者的克制,对所有大众传播保留距离,比较挑自己摄入的知识和信息,这样才能确保作品不受太大制约,总能有些新意。 

  冯小刚的这一期,明显感觉冯导还是一如既往地自在。从早年拍的片子都播不了,到后来拍贺岁档,以一种冯氏幽默杀入观众的视线,大家都很服气。现在,当积累到一定阶段后,就可以从心所欲不逾矩了。拍了《1942》《我不是潘金莲》《芳华》,从商业片反走文艺之路,在品尝了那么多纸醉金迷后,观众也需要点饭后小甜品般的清新。许知远问,什么东西能让你有激情?冯导迟疑了下,说这个不能说。(观众更加好奇了)许知远和冯导边抽烟边聊,两个人一起感叹说80年代真是一个黄金年代,有崔健的摇滚~王朔的小说~诗歌漫天飞。这一期,许知远提问还是很客气的。年纪越大雷区越多,况且冯导脾气不太好。感觉许知远像个孩子般小心翼翼的。 

  在很多镜头面前,许知远是个直言不讳的人,很拧巴,执拗。你真怕他因为某个哲学问题没想通而走向不归路。可是他的真实又那么可爱。每个人都有他的局限,许知远也是(这其实是一句很偷懒的话)。世界需要偶尔冷却下来,听一听发问者的声音。 

地方文明网站
主办:德阳市文明办  建设与维护:德阳网
网站管理员联系电话:0838-2202515 蜀ICP备12026989号-2
北京怀柔文明网 龙口文明网 都江堰文明网 漯河文明网 贵港文明网 北京海淀文明网 北京海淀文明网 梅河口文明网 攀枝花文明网 铜陵文明网